俄乌冲突上升太空?美欲借俄乌冲突强化太空霸权

2022-04-10 09:10 来源:直新闻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随着俄乌紧张局势的不断升温,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加大了对俄罗斯的制裁力度,而美国对俄罗斯采取的极限制裁已经从经济、能源延伸到了航空航天领域。据悉,目前在距地球400公里高度的轨道中,共有两座空间站正在运行,也就是国际空间站和中国空间站。值得注意的是,原本国际空间站中有7名宇航员在轨工作,但随着俄罗斯联盟号宇宙飞船返回地球,就减少到了4名宇航员。

3月30日,美国宇航员马克·范德·海(左)与俄罗斯宇航员彼得·杜布罗夫(右)和安东·什卡普列罗夫乘坐俄罗斯“联盟”飞船从国际空间站返回地球。

俄罗斯联盟号宇宙飞船是在美俄激烈博弈的时候返回地球的,不过,俄罗斯也并未因此丢下美国宇航员不管,还是让其随着联盟号飞船返回到了地球。

美俄两国则随之展开了新一轮的交锋。事实上,在西方国家的全方面制裁下,俄罗斯也采取了强势的反击措施。

俄国家航天公司已停止与西方国家联合项目

在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不断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的时候,俄罗斯也在航空航天领域进行了反制。此前,据新华社报道称,当地时间4月3日,俄国家航天公司总裁罗戈津公开表示,只有西方国家无条件解除对俄制裁,才会恢复在国际空间站等太空项目的正常关系。

俄联邦航天局局长德米特里·罗戈津

罗戈津2日接受俄罗斯国家电视台采访时暗示,西方对俄所施制裁可能会干扰俄罗斯航天器为国际空间站提供货运。他强调,西方伙伴需要国际空间站,而离开俄罗斯,空间站无法得到妥善管理,“因为除了我们,没有人能够向国际空间站输送燃料……只有我们的货运飞船发动机能够修正国际空间站轨道,使其免受空间碎片影响”。

综合西方媒体报道,罗戈津2日晚些时候在个人社交账号写道,他收到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局长比尔·纳尔逊、欧洲航天局局长约瑟夫·阿施巴赫尔的回信。其中,纳尔逊写道,与俄罗斯航天局的合作应该继续,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将与美国当局共同寻求解决方案,特别是关于受到制裁的俄罗斯企业,NASA还拍着胸脯保证,任何出口管制都不会影响到俄罗斯与美国在民用航天领域的合作。

事实上,NASA在俄航天局面前没脾气是有原因的:NASA目前不具备把宇航员送上太空的能力,想上天,蹭俄罗斯的飞船是目前的主要方式。如果俄航天局和美国全面解除合作,国际空间站上的美国宇航员想回地球都难。

NASA证实美国航天员乘俄罗斯飞船返回地球

不过,罗戈津重申,“只有完全、无条件解除制裁,才有可能全面恢复空间站伙伴之间的正常关系”。他3日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说,“出于道德和伦理原因”,俄罗斯国家航天公司停止了与西方国家的联合项目。该公司不会与向乌克兰当局提供武器和政治支持的国家有任何合作。

美国在太空探索领域长期处于领先地位

人类的载人航天事业始于苏联的东方计划。在1957年成功将人类首颗人造地球卫星 “斯普特尼克1号” 送入太空后,苏联很快开始了 “东方计划”;1961年,加加林顺利进入太空并安全返回,为这一计划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准备飞入太空的加加林

美国不甘落后,从1958年到1966年,美国先后开启了“水星计划” 和 “双子座计划”,实现了将美国人送入太空以及进行太空行走的愿望。1969年7月21日2点56分 (UTC) ,阿姆斯特朗走下阿波罗11号登月舱的舷梯,将人类的足迹印到月球表面,美国在太空争霸中反超苏联。阿姆斯特朗登月也刺激了美国的太空探测野心,美国此后开始频繁发射火箭进入太空。但随着太空探测项目越来越频繁,NASA有点吃不消了:上去一次几亿甚至几十亿美元就没了,NASA开始考虑研制出一种可以重复利用的航天飞机,这样可以大幅降低上天的成本。

NASA航天飞机

1972年1月5日,时任总统尼克松发表公开声明支持研发航天飞机,当年,美国的航天飞机项目正式启动,四年后,第一架航天飞机“企业”号就建造完毕了。但是,航天飞机这个项目成是成了,NASA却高兴不起来。NASA造航天飞机的初衷是为了省钱,可是造出来却发现,这玩意儿比大火箭可烧钱多了。美国共研制并投入使用五架航天飞机,每架研发费用20亿美元,总共发射一百多次,每飞行一次费用高达5亿美元,返回后还要进行大量费时费力的检修,这让美航天局的财政不堪重负。

在美国经济低迷财政赤字导致银根紧缩的2010年,NASA遵从民主党对太空探索的预期,进行更有野心的火星探索项目,于是一直耗费着天文数字资金的航天飞机项目被迫中止。美国的航天飞机归零后,NASA的载人航天就开始了蹭俄罗斯飞船的生涯,所以,这次俄航天局一说要取消合作,NASA马上就急眼了:这以后我咋上天呢?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没有别的替代方案,NASA还得死皮赖脸地求俄罗斯捎他一程,毕竟,国际空间站的建造成本高达1500亿美元,每年的维护成本也高达四五十亿美元,美国承担了大头,这千亿美元真金白银都扔进去了,总不能因为舍不得几千万路费就拉倒了吧?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非得搭乘俄罗斯的飞船?

很简单,便宜,超级便宜。

运输车运送发现号到肯尼迪航天中心39B发射台

二零零几年的时候,在美国还花着几亿美元一次的价格送宇航员上天的时代,俄罗斯宇航局的载人航天项目已经对外“出租”了,价格相比美国的航天飞机简直跟不要钱似的:一次太空之旅仅需2000万美元,美国发射一次航天飞机的费用,在俄罗斯可以送一个排的人上天了。

所以,航天飞机项目快结束时,NASA就找到了俄航天局“求合作”,想着花点钱跟俄罗斯共同享用苏联遗留的太空科技成果。以俄罗斯的经济条件,NASA志在必得。据官方披露,截至2019年7月,为了送美国宇航员往返国际空间站,NASA累计在“联盟号”购买了70个座位,总金额39亿美元。而本来财政困难的俄罗斯航天局,在NASA的“帮助”下反而越活越滋润,度过了最缺钱的日子。

美媒述评:俄乌冲突或终结“太空关系相对友好”格局

美国《财富》杂志网站3月19日发表题为《乌克兰战争如何重启了俄罗斯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太空竞赛》的文章,作者系特里斯坦·博韦。文章认为,今年2月,就在出兵乌克兰之后不久,俄罗斯暂停了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在2029年之前向金星发射探测器的联合任务。随后,在本周早些时候,欧洲航天局官员取消了“火星太空生物学”计划。该项目计划与俄罗斯合作发射一辆寻找外星生命的火星车。

俄罗斯联盟号

现实是,政治在太空中已经并且将继续发挥巨大作用。芝加哥大学的历史学家乔丹·比姆重点研究太空技术和探索历史。他说:“太空不是个乌托邦式的变革性的地方。我们地球上的所有问题都会在太空复制或者放大。”

自从俄罗斯出兵乌克兰以来,西方社会一直孤立该国,对它实施了经济制裁,许多西方企业撤出了俄罗斯。西方航天机构纷纷效仿,为俄罗斯航天机构制造了一种痛苦的新现实。近年来,俄罗斯国家航天公司事实上是依靠与西方的伙伴关系来获得运营和扩张的财政资源。

国际空间站

在过去二十年里,全球的太空关系相对友好。国际空间站是1998年启用的在轨研究实验室,被认为是多国合作和无关政治的科学研究的里程碑,甚至在2014年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提名。国际空间站由美国、俄罗斯、欧洲、日本和加拿大航天机构共同运营。它将在2031年之前的某个时候退役。

虽然太空站并非任何一个国家所有,但俄罗斯负责的轨道部分对整个太空站的导向控制会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俄罗斯航天机构屡次遭遇制裁。去年6月,罗戈津就曾表示,如果美国不取消对俄罗斯“进步”火箭航天中心和俄罗斯中央机械制造研究所的制裁,俄罗斯将在2025年退出国际空间站合作项目,并将建造自有空间站。

乔治·华盛顿大学太空政策研究所创始人和前所长约翰·洛格斯登对《财富》记者说:“20多年来,国际空间站的合作那么成功,最后却搞成这样,真是令人遗憾。”

德媒文章:西方对俄制裁将严重影响国际太空合作

德国《我们的时代》网站近日发布题为《合作受到干扰》的文章,作者为德国的共产党前副主席、德国马克思恩格斯基金会和柏林莱布尼茨科学学会成员尼娜·哈格尔,文章认为,在乌克兰爆发的冲突以及对俄罗斯日益严厉的制裁也影响到俄罗斯的民用太空旅行。不仅在高技术的进口方面,而且这种情况正在对太空研究和太空旅行的国际合作产生首波严重影响。

停泊在国际空间站上的联盟号

在2月24日宣布第一波制裁后,俄罗斯联邦航天局将其整个团队从法属圭亚那的库鲁火箭发射场撤出。俄罗斯联邦航天局未来将不再从那里进行任何发射。另外,今年所有带有“西方”的外国有效载荷的俄罗斯火箭(例如来自美国“一网”卫星的火箭)的发射也已被取消。另一方面,欧洲航天局现在已经终结了“Exomars”,这是一项计划已久的火星飞行联合项目,俄罗斯应为此提供着陆器。德国宇航中心也暂时中止了与俄罗斯同事的合作。迄今为止,已开展合作的一些研究项目尤其受到影响。此外,不应再与俄罗斯的相关机构开展新的项目或倡议。

同样令人愤慨的是,由于俄乌冲突,甚至以第一位遨游太空的宇航员尤里·加加林命名的美国太空基金会的一项活动也被重新命名:因为加加林是俄罗斯人。

图谋不轨,美欲借俄乌冲突强化太空霸权

事实上,俄乌冲突中所有军事行动的背后,几乎都有各方太空力量博弈对抗的影子。虽然美国一直避免直接“下场”同俄罗斯进行“面对面”交锋,但其一直为乌提供太空信息支援。此外,美国还让盟友中断同俄罗斯的航天科技合作,并对俄航天产业实施制裁。有评论指出,这些举动暴露出美国的图谋不轨——欲借俄乌冲突之机推进太空战略、强化太空霸权。因此也有忧虑认为,美俄新一轮太空争霸将开启。

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的“星链”(Starlink)计划示意图

实际上,在俄罗斯发起“特别军事行动”的第二天,在美国军方授意下,美国麦克萨技术、黑色天空等公司就持续向乌提供俄军兵力调动卫星影像;美国鹰眼360公司通过监测GPS干扰定位俄军装备部署;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不仅为乌提供高速互联网服务,还向其输送了大量“星链”卫星通信终端。这次冲突,俄军多名高级军官阵亡。外界猜测,这与美国公司将大数据支撑下的人脸识别技术与乌方共享有关。

此次俄乌冲突中,美国以保障盟友安全为由,一边在乌克兰大肆开展军事情报支援和信息战活动,一边敦促欧洲国家升级换代武器装备系统、加速推广新的军事数据接口标准。这些举措无疑都在试图将欧洲国家紧紧捆绑到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战车上。

同时,俄乌冲突发生后,美国在半导体、电信、导航、激光、微电子和传感器等尖端技术领域对俄罗斯发起制裁,其目的之一就是限制俄太空技术发展。此外,由于美国煽风点火,俄欧关系恶化,双方几乎中断了航天领域的所有国际贸易合作,而美国则趁机抢走了欧洲的大量卫星发射订单。可以预见,未来欧洲在太空领域对美国的依赖将有增无减,世界航天发展格局很可能因此发生改变。

俄罗斯愿与中国深化航天合作

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公司总裁罗戈津在接受CGTN采访时表示,俄罗斯和中国可以共同为天宫轨道站建造模块。他指出,俄罗斯和中国在载人航天领域“可以一起”行动。罗戈津说:“要成为太空朋友,首先必须是地球上的朋友,而俄罗斯和中国是地球上的朋友。”他补充说,双方可以讨论共建模块。

中国空间站

北京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学院教授焦维新评论道,经历了四代空间站的建设,俄罗斯在建设空间站、管理空间站和开展科学实验方面都是非常有经验的。虽然中国的空间站即将要建成了,但是如果有俄罗斯科学家参与的话,应当说是强强联合,会使中国的空间站建设更上一层楼。中俄应该更加密切合作。因为航天事业,特别是深空探测,这是人类共同的事业,应当是由各国发挥自己的优势、优势互补,联合起来进行。无论是从技术的角度,还是从经济角度考虑,强强联合都是最好的。

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公司总裁罗戈津表示,俄中建立月球站项目的关键方面是合作伙伴的平等。缺乏这种平等是俄罗斯退出美国“门户”项目以创建国际载人绕月站的主要原因。

作者:肖鹏,深圳卫视直新闻记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